大願菩提金剛正法中心
Tayuan Puti Chinkang Dhamma Center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住世,為末法眾生帶來了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無上解脫之法
本站收錄有羌佛親說之法義、度生聖量事蹟、鑑師之道、佛弟子解脫成就事例、學佛受用文章等如來正法之資訊。

(本站聲明:本站所有文章訊息僅為參考之用,只有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與辦公室文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理依據!)

建寺募款資訊 展開 隱藏

捐贈供養怎麼樣的寺廟精舍能增長無量功德?


(此為真具功德寺廟,應發心護持)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購買寺廟募款


(其他的寺廟就得根據主持者的級別和正邪知見來判斷,有功還是無功,有多少功多少惡業,如果你資助錯了,不但無功,反而惡業上身。)


覺行寺建寺募款


「華藏學佛苑」通啟第004號

3歲女孩的一個善良舉動,改變媽媽多年的惡習(維梅)

從家喜的巨大變化,我深深認識到每個孩子的心靈如同一張白紙,可以在上面書寫“天使”,也可以書寫“邪惡”,這一切取決於大人對孩子的引導。如果像她媽媽那樣引導,必然在孩子心靈種下惡因,對小動物是冷漠和殺戮,終有一日會因此結出惡果而飽嘗惡報;而我對她加以引導,讓她明白不殺生的道理,用一顆愛心善待生命,她的心靈就會播下善良的種子,用善心和愛意看待這個社會......

節日慶賀在感恩還是造業,我們能否體會動物的痛苦?(葵心)

幾十年過去了,凡聽過桂英公公喊叫聲的人現在還心有餘悸。而桂英公公的這種痛苦慘叫與那些被宰殺眾生的慘叫又有何區別呢?都是在忍受痛苦煎熬啊!而被宰殺眾生臨當被害之機,那種恐懼與痛苦只怕比人做手術不打麻藥更甚吧?

瑪倉派-寵物業的怪咖(雙魚流)

姚老師在同業眼中是個“怪咖”,她不以營利為目的,甚至連她家人都覺得她有病,此病態顯現出來的是,她只要看到一籠一籠因為過度繁殖而沒有行情的名種狗淪為論斤論兩在賣的肉品,或者是被棄養的狗,為了保護毛小孩不被殺害傷害,她經常做的事情就是自掏腰包把牠們全部買下,治療牠們、幫牠們結紮後再想辦法尋找善心人士,讓這些狗有好的歸宿,多年下來所費不貲耗盡錢財......

歪理邪說:“沒有買賣就沒有殺戮,因此最好不要放生”(碧水)

每天市集上賣的那些魚鱉蝦蟹、雞鴨飛禽等,我們才放生了幾個?!如果我們不去救那些眾生,它們就會當下被殺,墮入刀山、油鍋地獄,多麼殘忍!在無數被殺的眾生面前,我們無法全部救下,也無法阻止這個世界上的人不去殺害它們,而我們能做的只是微乎其微,只要能多救一個就算一個,救總比不救強......

藥噴、開水燙,依舊不能斬盡殺絕,如何請這些動物離開你家?需這樣對待(熊媽)

奇跡出現了,念佛機唱誦佛號播放了二、三天,二姐家廚房裡的所有眾生都出來了,天花板上黑壓壓的一片,不只是螞蟻,還有好多其它眾生,看起來相當恐怖!一周後,這些眾生慢慢散去,半年後,螞蟻們真的消失了......

福慧行-眾生皆平等(菩提樹)

以前無知的我,以為拜佛就是燒香、燃冥襁、供三牲祭品的求神拜佛,這樣就可以得到保佑了。原來,這樣的迷信,是沒有真正明白「因果」的道理,非但得不到保佑,而且更因殺生而造下惡業。試想佛菩薩教導我們要明白因果報應,種善因才會得善果,福報並非因求而得,而是要行善積德,到果報成熟才得償善報;佛菩薩更教導我們要慈悲眾生,切勿殺生,現卻將殺生作供品擺在佛菩薩面前求保佑,想來真是荒謬絕倫,而且確實是罪過...

當放生成為一種“癮”,我難以控制內心的“蠻橫”(碧水)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癮”。這種癮上來時是很難控制的。猶如當煙民的煙癮上來時,沒有抽上一口會渾身不舒坦。而我最大的癮與眾不同,那就是“放生”,我見不得人家在我面前殺生。只要看到有生命將要被殺,我的“放生癮”就會發作,就會想盡一切辦法,或霸道或蠻橫或不講理,也要救下生命...

放生改變了我的運氣和相貌

通過這幾年的放生,我本身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首先是相貌氣質發生了根本的變化。以前我的相貌過於消瘦,整個人過於消沉。而且臉是長型的,幾年放生後,臉型變成了方型的了,而且口角豐頤了,身體強壯了,甚至眼下長出了所謂的陰鷙紋。整個人感覺神清氣爽了,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再就是幾年的放生,我的工資和獎金都比以前翻了一番...

小貓的自述:雖然我很醜,但我很溫柔(慈清)

媽媽說眾生平等,要尊重每一個生命。我盼望著有更多像媽媽那樣的人,都對我們弱小、卑微的流浪兒伸出溫暖的手,讓更多脆弱的生命得以生存。我們也渴望活著,渴望關懷,渴望有個遮風避雨的家...

一則駭人的新聞震撼了我的心靈——四個月6億隻龍蝦喪生,你真心想救度眾生嗎?(碧水)

還有人認為,我們放生的地方,有人釣魚或者有人拿網子捕魚,因此就不去放生了。但你有沒有想過,有哪一條河會因為有人釣魚會把魚釣光?又有哪一條河會因為有人捕魚,就會把河裡的魚全捕光?我們怎麼能夠因為有幾條魚被釣,而放棄了拯救幾十條、數百條,甚至上千、上萬條生命呢?即使有些魚被釣走了,那也是它的因緣。如果我們明明可以放生,卻不去放生,那是我們沒有把眾生當作自己的親人,更不能算是真修行...

與螞蟻共舞 六道眾生皆平等(螢火蟲)

唉唷,我怎麼愚痴到這個地步呀!我跟螞蟻是平等的,雖然一個在畜生道一個在人道,但是六道眾生平等,我怎麼可以想把它趕出門外呢!好!就算被我全數趕出去了,他們到了別個家庭不是會被趕盡殺絕嗎?我這不是意識上在造黑業嗎?

請修善業,不殺生而行放生,因為生命本原平等(默兒)

眾生都有“貪嗔癡愛,喜怒哀樂”。比如蒼蠅,它也有思維意識。你要去抓它,它知道:呵,敵人來了!馬上就飛走了。聞到有香的味道,它一樣要飛來,貪吃。它們也有生育,產生後代……因果不昧,我們殺了生,果報成熟時,就一條命一條命的償還.關鍵是:欠了那麼多條命你還得起嗎,怎麼還?

慈悲始於小善:看到路邊奄奄一息的動物,你會怎麼做?(碧水)

古時候有一位修行人,一直想拜見到彌勒菩薩,因此他很有誠心和決心,閉關苦修。可是幾年過去了,他始終沒有見到彌勒菩薩的尊容。他非常灰心至極,認為自己可能永遠不會成功了,但他找不到什麼原因,困惑不已。直到某天下午,他看到一隻狗躺在路旁。它只有兩隻前腳,整個下半身都已經腐爛掉,佈滿密密麻麻的蛆...

請珍愛身邊鮮活的生命,因為你丟棄的是往昔的親人(慈清)

可有人竟然把小狗扔在垃圾桶裡,任它受烈日烤炙哀嚎慘叫,都不管不顧,其人良心何安?我家師兄從老家回來,偶然聽到路邊垃圾桶裡傳來一絲微弱的哀鳴,過去一看,一隻氣息奄奄的小花狗在呻吟。一切眾生皆是我們往昔的親人,因緣會聚,怎能棄手不管呢?師兄馬上把小狗帶回來家安置在空調房。此時,小狗已虛脫,師兄連忙給它喂水,餵奶...

北京清華教授蔣勁松:當放生行為被輿論過分放大

在佛教放生的問題上,應該避免兩種極端的認識。一種是只考慮善良的動機,不管實際的後果,不研究具體物種的生活習性、放生地點的生態狀況,不考慮購買生物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可能產生的刺激作用,一味放生,造成好心做壞事的悲劇。另一種是不承認放生者的善良發心,不承認放生行為所產生的社會教化作用,不體諒放生者為了救護生命迫不得已的處境,過分苛刻,要求所有被放生的生命都必須活下來,而不去考慮,如果不放生,所有的生命都會被屠宰。這兩種認識都有不足,都需要改進...

當螞蟻在家裡各處紮堆聚會時,如何讓它們自行消失?(圓滿、薩依)

想到這兒,我感到我無比的慚愧,我還是佛弟子呢,南無第三世多傑羌佛的法音,釋迦牟尼佛的經藏,我都學到哪裡去了?!我跪在佛堂深深懺悔,淚流滿面。我祈求佛菩薩加持那些螞蟻能早日安立一個新家!從那時起,我每天聞法,做功課都給螞蟻們回向,還拿了很多盛了白糖和餅乾沫的小盤子,擺在螞蟻的必經之路。漸漸地,陽臺上的螞蟻越來越少,而我的床上也沒有出現過螞蟻,到現在我家再也沒有螞蟻了!最近,我只要有時間仍然會把一些吃的送到樓下花園裡。我與它們和解了。這次的事情讓我深刻領悟:生活處處是修行啊!...

二十載光陰假修行,得遇佛法開示走出不殺生的誤區(慈莉)

媽媽在這樣一個學佛的環境裡學了十多年,直到真正皈依三寶,才改變邪惡錯誤知見。此前,媽媽並不明白不殺生的真實概念,她以為不殺生是指不殺雞鴨魚等物,凡餐桌上的肉食不能自己現殺,而蚊子、蟑螂、老鼠這些害蟲可以殺害。媽媽曾對我說:“你要吃雞鴨魚,自己去殺,你知道我不殺生的。”難道生命還分三六九等?誰該殺,誰不該殺?自己不殺,叫別人殺就不造罪業嗎?

大愛,素食主義男子捨棄4萬英鎊利益而放生牛群(筱七)

王爾德說:“我能看到牛兒彼此之間互相認識,它們的記憶力非常好,它們也有一系列的情緒——悲傷、快樂、無聊或興奮。你可以通過觀察來判斷它們的想法。我甚至看到牛在哭泣。”...

我想有個家-----狗狗的呼喊(慈清)

是啊,可憐的眾生,哪個願意失去自己的孩子?哪個願意過顛沛流離、饑寒交迫、終日惶恐不安、提心吊膽的生活?哪個願意流浪?哪個喜歡邋遢?它們無法選擇自己的出生,更沒資格選擇想要的生活,它們也不想又髒又亂,因為它們無依無靠,只能用單薄卑微的身體抵抗殘酷的世界,苟活著抵抗著病痛的折磨,它們不理解為什麼會無緣無故遭到人類的拋棄和傷害,它們不明白為什麼它的同類可以被人驕傲地抱著、寵著,還穿著漂亮的衣服,它們不清楚它們滿腔熱情搖著尾衛殷勤獻媚討好,卻換來大聲呵斥和毒打,它們搞不懂人類為什麼把那麼多飯菜倒進高高的垃圾箱也不給它們吃,世界那麼大,哪個才是我的安身之處呀!它們渴望有個家,渴望有人愛著、寵著、抱著,慣著,帶它散步,帶它吃火腿腸,帶它洗澡打理毛髮,漂亮神氣……

當大批蟑螂在我家“生活”時,我的“慈心不殺”讓它們搬了家(梓剛、宛其)

奇跡發生了。一個星期後,我突然發現我家原來那麼多的蟑螂不知它們在何時竟然全部搬了家,消失的無影無蹤,一隻也沒有了。媳婦不理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奇跡,而我心裡清楚的很。因為一些道理不是那麼容易被常人理解的...